必又视觉

模特@厌世的黄色海绵。感谢在这一系列中出镜的朋友,他们自愿花时间和精力拍一张无任何效益的照片,还只是留下背影。我想这拍摄的过程多少还是有点乐趣的,不然谁愿意做这么无聊的事。
《未命名》系列之八 2018-1-19摄于杭州金沙湖

这是一个组照的第二张,名字还没想好,暂且叫《未命名》No.2吧。感谢@路人甲 在烈日下来做我的模特,还一脚踩进烂尾楼顶的脏水,够意思!本系列的第三张已在策划中,谁家有2米长的吊床,借我一用,另求一个接地气男模,形象气质不作要求,就要扔人堆里找不到那种。

《xiao像》03 那天,这团云柱就在天边一点点升腾,为此我不停地按下快门,这张就是云柱升腾至最高点时所拍的,然后很快就消散了。时至今日,它都是我所见过最壮观的云。很庆幸有照片做下记录,它曾经存在过。摄于2016-8-2

《xiao像》02,一盆被我养死的粉掌的叶子。

《xiao像》01,这个面粉厂原先在杭州最繁华的武林门地块,现已变成西湖文化广场。杭州把这里的最适合做当代艺术美术馆的建筑给拆了。摄于2006年

画英雄art空间的局部,2017-4-14摄

观念摄影《薛定谔的猫》
原片尺寸:5792 * 8688px
拍摄器材:佳能5Dsr

网上看到一组来自乌克兰的胶片摄影师Oleg Oprisco的作品,他尤其善用6X6的画幅。发来与大家共赏!

如果有电视台采访我关于G20的看法,我会说感恩,由衷的!小区边伴随我整个青少年时光的臭水沟终于开始整治了。这些天河道里的净化装置不间断开动,玩命的吐污纳新……